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網站首頁 > 副刊 > 正文

回望鄧關鹽廠

2018-05-11 19:05:07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上世紀90年代初,鄧關鹽廠十分興旺,是自貢地區有名的井礦鹽生產基地,不僅有自己的子弟校,還有自己的廠醫院和自來水廠,內部生活配套設施一應齊全,完全是一個自成體系的工業小鎮。而它所臨近的鄧關,因為水陸交通便利,歷來就是一個繁華之地,這個“繁華”,在當地人的語境里有兩層意思,一方面是指這里商販云集,人氣旺盛,各種商品應有盡有,另一方面則是說這也是一個各種勢力交織的所在,他們有著自己特有的優越感,并以此津津樂道。而彼時工業興旺的鄧關鹽廠,自然比鄧關還要繁榮得多,如果與我老家所在的沙子巖村相比,不知道要繁榮多少倍。

遺憾的是好景不長。沒過幾年,鹽廠就面臨困難,生產停滯,工人下崗,就連我們同年級的某同學當年畢業分配到鹽廠子弟校教書,也沒有了前景,學校連工資都發不出,后來他干脆辭職去了廣州謀生。而幾乎與此同時,在富順縣城,一種以摩托車載客的營生卻悄然興起,迫于生計所需,不少的鹽廠下崗工人紛紛買起了摩托車,選擇了這種簡單職業,盡管沒有多大的保障,但也能覓得一份收入補貼家用。如今想來,這或許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時部分下崗工人的囧境。

二十多年過去了,不知道是出于好奇還是職業的敏感,我前段時間突然產生了去鄧關鹽廠看看的想法。其實,對于鄧關鹽廠我完全是陌生的,以前從沒有走近過,更不知道它現在是什么模樣。某個周六的早晨,我便約了回鄉年休的詩人劉建斌。說去鄧關鹽廠,建斌似乎有些興奮,他說在上世紀91、92年的時候,他還在安溪的供銷社上班,沒事的時候,曾經跟著朋友一起去鄧關鹽廠拉過鹽,那場面很是熱鬧,進進出出的車輛排成長隊,憑票拉鹽,完全是一派供銷兩旺的紅火景象。

盡管鄧關鹽廠距離富順縣城很近,但它所處的位置卻屬于鄰近的沿灘區管轄。車過鄧關,幾分鐘就到了鹽廠大門。廠區十分安靜,偶爾有三三兩兩的幾個老年人在路邊聊天,當年的廠房和工作間依然如故,只是在歲月的洗禮中,變得越加陳舊,有的地方似乎一碰就會倒下來,有一種風燭殘年的感覺。當年的綠化樹,如今早已經長成高過屋頂的大樹了,有的枝丫已經順勢伸進了破敗的窗戶,像是一只巨人的手試圖從那些空洞的屋子里摸什么東西。

偌大的廠區如今顯得十分空曠,沒有多少生氣。據在路邊挑糞種菜的一個老工人說,工廠倒閉后,有點門路的全都陸陸續續地離開了,現在整個廠區只剩下七八百人住,專門成立了一個社區,學校、醫院這些機構早都已經搬走了,也沒有一個像樣的超市,白天的時候,只有路邊有幾個簡易攤位可以買點東西,和以前的熱鬧和方便比起來,那簡直是沒法說。老工人告訴我們,他是1959年建廠的時候就來的,鄧關鹽廠這幾十年的興衰歷程,是他的親身經歷,提起往事,老人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在他看來,鹽廠根本就不應該是這樣的命運,鹽廠完全可以發展得很好,甚至可以成為中國最現代化的制鹽企業。

走完整個廠區,我們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。所到之處,感慨最深的,莫過于資源的閑置,那些曾經的榮光已經過去,只留下了曾經繁榮的痕跡。那些斜躺在山坡上的職工宿舍,已經淹沒在雜草之中,滿目瘡痍。只有幾處寬大一些的車間,出租后成了石材加工的廠房,我們從外面經過,耳聽得一陣陣刺耳的切割石材的聲音,順著大門往里看,滿眼是彌漫的塵埃,根本看不見一個工人的影子。離開鄧關鹽廠,天上突然下起了小雨,此時,逐漸遠去的鹽廠,和一個普通的村莊已經沒有什么兩樣。我問建斌對此有何建議,他回頭望了望,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回答:發展旅游產業估計困難大,從目前來看,大概只能作為作家們采風創作的體驗基地了。

離離原上草,一歲一枯榮。回望繁華落盡的鄧關鹽廠,衷心希望它能盡快找到自己的出路,迎來新時代的新生。高仁斌

今天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排列三怎么算下期和值 大赢家即时赔率指数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日本黄色片电影播放 pk10微信群 台湾av女优萱萱 广西体彩11选5走 麻将怎么玩的方法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乌鲁木齐小姐上门服务价格 专家预测3d特别号今 长盈宝配资 三国麻将在线玩 上海时时彩 赢钱提现的麻将手游